低温酒杯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并无实体的城:

深夜写一写老叶这个人。

我一直特别喜欢理想主义者,哪怕是偏激的理想主义者。叶修也理想,但是他也很切实。其实《全职高手》本质还是有一点套路,多少像是逆袭+隐姓埋名的高手这两个老梗的结合;但是写得好。但是仔细想想,一个人从那样的高点——三连冠也好,MVP也好——骤然被抛到人生的低点,被俱乐部逼着解约,瞬间之前所有都要重头再来,这简直是极可怕的事情了,但老叶什么也没说,他走进网吧,拿起君莫笑的账号,走进第十区。不像很多套路文一样,主角先要憋着报仇的念头,总得撂一句“我胡汉三会回来的”;没有。叶修只是继续去打游戏了。

叶修的初心就是游戏,他追求的是游戏中的胜利,一种很纯粹却也很微渺的东西,尽管这个世界里面这种纯粹是不可能脱离其他外在的东西的:职业联赛确实需要钱,需要赞助,需要关注。但是选手的本质是什么呢?是比赛,是技术,是眼光,是凝聚力,是能够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的神来之笔。而我特别喜欢全职、特别喜欢叶修的,就是作者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写得特别纯粹。在蝴蝶蓝的笔下,真正的高手都是心无旁骛的。商业也好,名声也好,那些都是外在的,对他们而言是无关紧要的,关键的是怎么把比赛打好;这是初心。而离弃初心的人是没办法前进的,就像刘皓陈夜辉,他们永远不懂自己为什么没办法立于顶端,而他们也永远无法立于顶端。而叶修就是在打游戏啊!为什么副本记录不能破呢?为什么老将不能重头再来呢?不忘初心,这四个字说起来多么轻巧容易,而叶修整整用了一部全职高手来讲这四个字。

初心是最初的感动,最终的执着,是最纯粹的部分,是最炽热的灵魂。叶修这个人物的美好,在于他的初心,在于他的理想主义——他将他的理想落在实地里,却又从来没有放弃过。事实上不仅是叶修,全职里许多角色都是这样,没几个人是怀着私心去打比赛的。尽管比赛有失败有胜利,但就是这种竞争才能让他们彼此竞逐,朝向巅峰而去。这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交锋多么迷人!竞技体育有造星的部分——必须承认这一点——然而真正引人的,真正让人无法自拔的,还是那相互校力的一瞬:跨越所有的障碍,甩脱所有的外在,他们将自己整个地投入了这场竞争里。能做到这点的人是多么好啊!而无论场上还是场下,不管顺境还是逆境,叶修仍然打着他的游戏。在荣耀位面里,那么多人喜欢他,他感激却也不会认为打比赛的动力是粉丝;而那么多人去误解他的时候,他也不为所动——这点清醒在现在这个众声喧哗的世代里多么难得。他的好在于让人相信,对于理想的坚持是可以到达那个看似遥不可及、可能会被无谓的外部力量所摧折的终点。一个终于成功的理想主义者是作者的恩赐:这世界上太多的理想主义者失败于半途,可是他们总会继续向前,成败与否并不改变他们的本质。

有时候想一想,那个小说的位面里他们还在打着游戏,朝向荣耀的巅峰而竞逐,就如同有一份安稳的东西存在心里。尽管小说完结已经这样久了,而从我第一次点开《全职高手》的页面到现在为止则过得更久更久。有很多人喜爱他,很多人讨厌他,叶修似乎也在媒体的洪流里面成为了一个可以被任意解读或赋予形象的角色,甚至围绕他的一切变得比原作中更加众声喧哗。但是回到原点,回到读者和作品的关系中去,那所有的注视和言语便永远是从人物本身上无力地掠过,最终他们会从纷杂的言语中脱离而去,如同水晶一样,在被阅读到的瞬间闪烁发光,“像那些从不开花的植物,却将光藏在隐秘的花朵里”。



我真喜欢他。




评论

热度(2191)